戴浦臣:白武士进元宇宙

字号+ 作者:木林森 来源:中国网 2022-06-23 10:30


2022年6月17日晚20时,云创未来大师讲堂联合金盒企业管理集团共同推出的“海马超级访谈”迎来首播,金盒集团金融资本部总裁戴浦臣先生在上海陆家嘴金盒集团总部办公室接受了采访。

戴浦臣先生同时兼任同济大学区块链价值互联网创新应用实验室副主任、江南大学MBA企业导师、中汽联汽车区块链产业创新中心主任、中国商业会计学会数字经济分会副会长,曾任职于上海睿银盛嘉资产管理公司等多个金融类公司。戴先生历经传统金融行业,亲手操盘无数投融资案例,是叱咤金融圈的传统白武士,2016年进军区块链行业,专项研究和践行区块链价值互联网的产业创新应用,取得了不菲的成果。这两年则将投资目光转向了元宇宙赛道,为元宇宙投融资贡献力量。海马超级访谈用90分钟9个问题深度了解了戴先生的专业成长历程以及实践中的真知灼见,希望这些内容对于企业家及投融界有所启发。

第一期“海马超级访谈”由海马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李学勇开场,概要了这个栏目的初衷和由来。李学勇在访谈中表示,疫情期间我们推出了“企业快速上市云论坛”,并推出云创未来超级合伙人平台、云创未来大师讲堂等一系列助力中国企业价值快速增长的知识分享渠道,希望能够在企业迭代升级这个大风口下,为更多的企业家有一份助力。今天我们推出“海马超级访谈”,超级面对面,九问见真章,通过我们面对面的访谈让成功企业家、专家学者在企业经营及商业践行中获得的真知灼见分享给大家,为大家有所启发。

我们为什么叫海马呢?第一,大脑中有个海马体,负责把短期记忆变成长期记忆。我们希望我们的企业家和专家分享的这些知识能够成为你职场或者是创业上能够把企业经营变大的一个能力。第二,企业从0—1的过程,是您自己的,从1到千到万的过程,快速增长的过程,是我们的专家及伙伴能够提供的,就如同海马爸爸一样。第三,那就比较重要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海外上市,马到成功。这是我们海马的三层意义。

海马超级访谈是针对三类对象:优秀企业家代表、实战专家、高级合作伙伴。这里就是一个超级商业秀场。

今天我们访谈戴浦臣先生的主题是“白武士进元宇宙”,那为什么叫白武士呢?稍后我们让我们戴总来给我们进行解答,白武士跟黑武士是在一起的,代表的是古典的投资和金融;我们认为这个主题代表了戴总到目前为止的一个职业的进阶,那也是修炼圆融的浓缩,那也代表了戴总将来要为我们分享以及赋能企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和方向。

云创未来董事长、金盒集团执行总裁蒋佩岑女士作为特邀嘉宾出现在了访谈现场,蒋总表示:今天“海马超级访谈”的开播,打开了“云创未来超级合伙人平台”一个重要的历史舞台,将是全国顶尖的企业家,资本专家,金融专家代表的超级秀场,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推动优秀的企业家和专家与各位面对面。超级海马访谈,超级面对面,九问见真章。

下文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海马超级访谈现场,我是主持人肖星,今天我们访谈的企业家是戴浦臣戴总,相信大家对我们戴总是非常熟悉的,但是我们直播间还是有很多新朋友,那么戴总,我们进入第一个访谈问题,你是谁?

戴浦臣:我是戴浦臣,也是金盒集团金融资本部总裁,也是海马商学院的院长,为中小企业赋能的金融科技平台倡导者,实践者。另外呢我也是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主要是关注金融科技资本助力与我们企业发展进行结合。

 主持人:好的,那么戴总你来自哪里,你的家乡是在哪里?

戴浦臣:这个问题有点出乎意料,不过我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我是多元基因的杂交,我自己做过企业的生物医药,对基因重组优势这一块比较了解,我的祖籍呢是在江苏常州,出生在新疆,在9岁半的时候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回到上海读书,读完大学之后又回到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做了一次边贸。后来又回到上海从事工作。

主持人:新疆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那么戴总您现在所属单位是在哪里呢?

戴浦臣:现在第一个,主要是在金盒集团金融资本部,为企业家做顶层架构设计、金融科技创新等等,包括我们的海马商学院、云创未来平台等都是为企业家服务的。第二个,我是在同济大学区块链价值互联网创新应用实验室的副主任,2017年的时候我们把同济大学区块链、元宇宙研究升级为虚实结合这样的新生态,也是为我们企业家进行服务的。第三个,是中汽联汽车区块链产业创新中心主任、数字金融专家,这一块主要是做区块链在汽车后市场的行业实践,落地场景应用实验。

主持人:我们戴总是一个身兼数职很厉害的一个人,那么您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的经历吗?

戴浦臣:我给我自己的定义是从传统古典金融走向创新数字金融。传统古典金融,我最初的话其实是做A股,从二级市场股票投资做起,做过各种各样的的金融工具的实际操作,在2015年的时候进入到一级市场私募股权投资这块,此前过程中涉及到互联网金融创新,当时叫互联网+,+各个行业,互联网+金融就是互联网金融,因为做互联网金融产品设计创新,机缘巧合走到行业的前列;在2016年的时候把区块链引入到汽车行业,区块链赋能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因此现在看到更多的新生态呈现了,列如元宇宙等等,这是我的大概经历。

主持人:好的,那么戴总在您众多的经历中您认为成长过程中,哪一件事对您影响最大呢?

戴浦臣:我觉得有两个关键节点。

第一个,是买92股票认购证,中国资本市场被大众接受就是92股票认购证,是1991年发的,1992年用的。当时这是个标志性事件,既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正式起点,也是我个人走向金融资本的缘起。在自己的金融资本从业过程中间也会做一些产业方面的创新和实践,但是自从买了92股票认购证后,金融就融入我的血脉,思想,意识形态,伴随着我一路走到现在,92股票认购证对当时社会来说是比较懵懂的,不是很清晰的。但是我隐约觉得这是一个历史发展的方向,我当时大学毕业一个月,第一个月工资就买了两张92股票认购证,因此获得人生第一次的财富奖励,当时没有感觉太大意义,回头看来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开辟了金融方面的事业,这是第一个重大的事情;

第二个,2012年7月当时我把之前金融学习实操的经验,银行的承兑汇票(纸质/电子)业务和P2P平台结合,然后加上券商的三方存管保证金帐户系统,我设计这个模式当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能算是互联网+的创新,因为当时没有互联网金融这个定义。后来大家意识到其力量:余额宝在2013年6月2日上线,一个季度把天宏基金规模从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第一,这个过程中间让大家认识到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力量,我是2012年7月份设计这三个模块,10个月以后余额宝上线,13年底江南愤青陈宇和中投公司董事总经理谢平网上论战——正式定义互联网金融,以及金融的互联网化。2012年7月我当时不知道一年后会有“互联网金融”,也不知道这些创新的模式会带来什么金融模式变化。我只感觉P2P通过地推发传单拓展业务,但它本身就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是呢并没有把网络这个优势全部用出来;没有把信息传递跨越时间和空间、边际成本为零的优势用好。所以呢,我觉得这个太可惜了,那么把这个小额银票票据和券商三方存管保证金账户结合到P2P平台的话,就是解决了当时的四个参与主体的痛点问题。相当于说ABCD这四个参与主体,是用A的痛点解决B的痛,用B的痛点解决C的痛,用C的痛点解决D的痛点,用D的痛点解决A的痛点,这样环合起来他们就没痛点了。它相当于一个螺旋加速上升的过程,就像你玩多米诺骨牌,只要你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后续那就是循环加速发展这样的一个生态。所以呢,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创新模式的话,就是解决这么多主体的痛点问题,那这样的创新应该是有价值,但是可惜当时周边的社会都不理解,或者说当时就是太早了,这个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互联网+产业、互联网+金融将会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生产方式、未来的价值的评估体系。当时很多人都没意识,所以就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跟我一起来落地执行这些创新。事后来看,每一个互联网金融的业态的出现,都是现象级的创新,都证明了当时我的设计模块是合理的,而且是有价值的。

这个事情对我的价值是,这个阶段我意识到我原来的传统金融操作经验、传统金融的专业知识,结合到互联网的优势(信息传递跨越时空、边际成本为零)积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方面将会有很多的创新空间和社会价值,对于社会、对于产业、对于我们身边的每个朋友的家庭、父母的价值提升,这个事情给我带来了莫大的信心。所以我就在这方面有意识着重推广、着重关注,由此后续才会带来一系列的信息化、数据化、信任化方面与金融结合的创新思维,包括后来对区块链的深度的认知和与产业的嫁接。所以我觉得吧,对我的人生来说,这两个都是关键的节点,重要的人生经历。

主持人:好的,戴总,说实在的我对金融方面的话可能没您那么专业。那么对于您来说,您的职业履历如果要划分阶段的话,您会怎么去划分这个阶段呢?

戴浦臣:我可以划分大概五个阶段把。

第一个阶段是产业实践。学校毕业后我到企业做过一段时间财务会计,然后也是顺应当时时代的洪流和响应邓小平的号召,在1992年去新疆霍尔果斯做过边贸,这段时间的更多是产业的实践。然后在1994年以后回到上海就做过汽车贸易。在1997年到2000年这段时间,就是涉及到国内的传统股票投资、银票票据业务。2000年到2007年中间又做过七年半的生物医药,所以当时的话,其实跟现在的年轻人一样的满腔热血,但是对于未来方向、发展趋势不太了解,不太有把握,所以各种各样的尝试,各种各样的方向的努力尝试、筛选。在过程中间,不断的加深对自身的认识(自己的专业或者自己的喜好)、外部环境(行业、宏观经济)的认知,所以第一个阶段是比较长期的实践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金融的实操阶段。因为买了股票认购证进入资本市场,在过程中间逐渐的体会到自己感兴趣的还是金融。自己会去做一些分析和预判,这些事也没人要求我做,但我看到一些最新信息,看到一些别人的操作模式(比如说看到重大的世界金融经济的变化),我就会去想在社会上会引起什么连锁变化,会去梳理它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它带来的变化是将会影响哪些社会主体的利益、中远期来说会改变哪些社会的结构形态。这个没有人要求去想,也没有要求我一定要发表什么文章,写什么成果。只是出现这种社会现象或者这些事件,我就自己会去想,想了以后自己得出一些结论,当时自己还不太有把握,也并不是很有信心。事后这个事件发展过程中,逐渐验证了当初我的想法都是对的。所以,逐渐认知到这方面的分析判断、这些思考是可以预见未来,可以对未来做些分析和预判,那它就是有价值的。但这个价值怎么来体现呢?它纯粹是一个ID、一个想法,但是如果结合金融资本市场投资或者建立一些多空仓位的管理,就会比较好的实现预判的增值和变现。因此我觉得这方面是我自己比较擅长的、喜欢的,这个阶段叫金融的实践阶段。

基于这样的想法,后来就也开始做私募基金。一开始的时候,私募基金没有规范的模式。最早的股票阳光私募是走信托通道,也是股票私募基金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期/高峰阶段。当时我就觉得原来的账户管理这种金融资本的投资委托关系不稳定的,但信托阳光私募可以把它理清楚,合法合规合理的来做投资。所以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我也参与了最早第一批的阳光私募。老股民会知道第一代的阳光私募有几个知名的信托机构:一个是深国投,深圳的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上海就是华宝信托,后来又有很多的信托机构加入阳光私募市场。因为参与第一批的阳光私募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以后各种各样金融工具都操作过。后来因为A股上证指数从高点6124下来跌得很厉害,因为散户只能做多不能做空,很难操作。基于这样一个逻辑,为了客户的资产保值增值,就去做港股。因为港股是可以做T+0的,是没有涨跌幅限制,第三个优势是可以做孖展。国内现在也有了融资融券,但当时国内A股是没有孖展,港股是可以做融资融券。基于这些优势/差异化,投资的重点相对转到港股,做港股也获得了不少收获。因为做港股,开阔了我的国际化的视野,逐渐就去做了一些美股。美股的投资也是有一些相对比较经典的案例:当时巴菲特投资了北方伯林顿圣塔菲铁路公司,巴菲特投资这个公司被套,我也觉得这个公司很好,在我建议下客户也投资了该公司。最终巴菲特的投资公司把这个铁路公司私有化了,我的美股客户也获得了投资回报,当然这已经是一些轶闻往事了。我也做过股票二级市场账户管理,再走到私募阳光信托,然后又从A股走到港股,港股又做到美股。在过程中,因为美股是美元计价,就会受到到国际市场的汇率波动的影响,所以对美元就越加关注起来。

因为当时A股处于熊市周期,股票不太好操作,又关注美元走势在A股低迷期,我就做了黄金白银的投资业务,当时国内主要是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一开始黄金白银现货交易品种都有,后来黄金取消了,只有白银现货品种。因为黄金白银的定价权在欧美市场,都是美元计价的,做黄金白银的投资,就需要更多地研究美国的非农就业数据、CPI的涨幅、美联储的利率决议等这些数据。对这些的研究,就逐渐的开阔了我的国际的视野,这样一路上走过来的,就开始研究国际市场货币的利率和汇率。货币和利率汇率研究了以后,就发觉美元的周期基本上是领先于中国的经济周期大概半个周期,中国的经济周期滞后美国半个周期。找到它们之间的协同规律和步调差异,这个事情自己觉得挺有兴趣的,就开始把这二者结合起来。这些规律是不是可以带来经济收益呢,当时是这么考虑的出发点。那么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周期滞后于美国半个周期呢?因为中国的出口优势产业主要是消费品类、生活日用品为主;这个结构尤其在入市前后这段时间特别明显,那么美国的经济主要是消费驱动的社会。所以美联储的利率目标主要是盯住就业数据(就业充足率体现在CPI的起伏)。包括现在美联储缩表升息,是因为通胀,经济过热。那反过来说,如果工人的就业率低、工资收入少,他们就会缩减他们的消费开支,导致整个经济就会比较低迷,这个时候美联储就会降息,或者采取货币的量化宽松,也就是货币放水,这个时候经济就会扩张。所以美国人消费的消费品,大多数供应都来自中国;中国生产消费品,美国人是最主要的消费者。那么这样的一个经济结构导致什么效果呢?就是在美国经济的最高峰时候,其实是美国人口袋里钱最多的时候,这时美国人会大量的采购中国生产的消费品,而且会相对比较大手大脚浪费,比较奢侈,有些日用品还有六、七成新就扔掉了,或者换新的款式,因为他口袋钱多。所以这个阶段,中国作为生产制造基地,还在大规模的扩大生产产能,生产出来产品卖给美国人。那美国人到什么时候开始缩减消费呢?就是到美国经济下行的后半期,因为随着经济的下行,美国消费者口袋里钱越用越少,到最后变成透支信用卡,口袋没钱了。这个时候,美国人消费就降下来,这对中国来说是什么效果呢?就是买中国生产的消费品就买得少了,所以中国的出口的订单减少,经济增长动力减弱。从朱镕基做国家总理开始,九七年香港回归、东南亚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宏观经济调控,一直是“米多了加水,水多了加米”。中国经济过热的时候怎么办呢?央行就把银行贷款额度缩减、把银行的存准率调高,还有把银行的贷款利率调高/升息;如果还是无法降温过热经济,实在不行,直接下令银行行长收回之前的银行贷款。我们国内的经济调控,主要是通过这样的货币政策(米多了加水,水多了加米)来调整,这个调整周期正好滞后美国经济半个周期。二者之间的这种关系,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把过去的数据翻出来,对比研究一下。

所以把这种周期的规律找出来,就可以通过分析美元的周期,来提前预判中国经济周期、预见中国经济走势。中国最大的周期性行业就是房地产,它跟金融货币政策密切正相关的。如果你能够提前预判到经济周期,提前制定应对策略,如果每一个周期都准确预判,那就很牛了,那这个牛到什么程度呢?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万科,很多人研究万科,本质上是研究万科的核心竞争力,它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王石。就是王石的脑袋。就是他在每一次周期的顶点,也是货币政策或者国家宏观经济周期的顶点,他都可以提前预判到,然后就把库存商品房、手里在建项目赶快卖掉。然后揣着一大把现金躺着不干活,不开工房地产项目。等到中国宏观经济跌到非常低迷的阶段,很多的中小房地产企业都扛不住了,把项目都卖掉了,哭着喊着求着要卖身给万科,让万科等大型房地产上市公司来给他们输血,收购他们项目;这时万科账上有很多现金,就很便宜收了这类项目,等下一个宏观经济周期起来的时候,万科就赚大了。这样连续三四轮周期,万科就做成房地产行业的老大了。这就是经济周期的研究带来的价值,当然这是上一个经济周期的模式,逆周期扩张的模式。现在新的周期,有新的经济规律。

总体上来说,我的第二阶段是金融实践操作。

第三阶段就是互联网+金融阶段。也就是刚才我给大家提过的:2012年互联网金融刚兴起,我之前在传统金融/券商工作过,对于券商三方存款保证金账户操作流程、指定交易这块比较熟悉。第二我也干过好几次的票据贴现业务,这个银行票据的贴现、再贴现、转贴现,民间的票据的买断贴现也比较熟悉。第三因为理解互联网信息传递的高效低成本,就把这三个结合起来,创造了后来称为互联网金融的业态。在这个创新设计的实践过程中,我意识到原来传统的金融加上互联网有那么多的玩法、那么多的创新点,可以技术创新解决市场和社会的长尾效应等。互联网+金融+N(其他),这个创新的工具和手段,解决长尾效应的问题,从而更好地满足民间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拓展金融服务的深度和广度,解决我们传统金融所覆盖不到的、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的金融需求。

所以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就更多地关注据基于数据信息信用的金融创新领域。

正因为这样呢,就来到了第五个阶段,我们现在称为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这个新的维度业态。这是最近这几年才提出来概念,其实我是在2016年2017年就接触到区块链,当时很多人都在炒币,都在炒一些纯概念。但是我当时就提出来:如果你纯粹发一个山寨币割韭菜圈钱,这个不是长久之计,早晚会出事,对整个社会是没有贡献、没有价值的。但是这个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作为一个五百年一遇的创新机会,把区块链技术和实体产业结合,解决具体产业链的痛点问题,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个是非常有价值。但是当时很多人都不了解或者不理解,所以这样的一个阶段我称为区块链金融科技和产业的结合,我在2016年底2017年提出的一个模式。当时选了汽车产业、医疗大健康产业和区块链金融科技结合,但当时太早,大家都不理解。后来在2019年10月24号,习主席带领政治局常委学习区块链,由浙江大学的陈纯院士讲课,重新把区块链给正名了,就是正本清源。

2020年的3月份,当时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国家发改委定义了数字新基建,最近这段时间又出现一个新的说法——产业的数字化和数字的变化。现在这段话已经定在了国家战略层面,作为我们服务中小企业的功能模块之一,最近各种各样的更新的金融科技业态都出现了,包括非同质化代币——基于区块链的NFT、在此基础上构建的的元宇宙生态系统。但是我觉得不管是虚拟的还是现实的,或者虚实结合,万变不离其宗,最终还是要为我们实体产业里产业的从业者、消费者、产业的服务者等提供价值,降低他们的成本,提高他们的效率,这个才是有社会经济价值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所以呢,现在我们当下做的很多的工作都是基于区块链、基于金融科技,为产业转型升级做赋能和加持。

这个我认为是发展的第五个阶段。大概就是这么五个阶段。

主持人:好的,戴总分的阶段非常详细,那么对于您现在来说,您现在给自己的定位在哪个地方呢?您的身份以及您的专业定位在哪个地方?

戴浦臣:我自己一直给自己定义:从传统古典金融走向创新数字金融行业的创新者。基于传统金融的经验,和对未来趋势的预判,创新引领未来数字新基建,赋能构建新的数字金融科技,这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和定义。所以这些工作其实第一是金融创新实践,第二也是一个教育培训的过程。事实上,当一个新的模式、新的世纪到来,在最初的那一刻只存在于少数人的认知中,为了让这个历史的趋势更早的到来、造福大多数的社会成员,需要更多的教育科普宣传推广。在这个金融创新设计实践过程中,我因缘际会走入了金融科技教育培训体系。我自己当时觉得这个设计这么好,对每个社会阶层,每一个参与者都很有价值;但他们不理解,不理解就错过了很多机会。他们错过机会,我也没能把握机会落地成为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成为一个独角兽的上市公司,但这就是个未来的趋势,比如说区块链元宇宙的发展,时代的洪流滚滚而来。为了不让大家再次错失机会,也把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一些思考,一些心得,分享给大家,让大家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中把握机会实现质的飞跃、产业的提升。所以我觉得做教育科普培训是非常有价值,也正因为这样我是从2016年/2017年,成立同济大学区块链价值互联网创新应用实验室。这几年来主要的工作还是金融科技的教育培训和思想引导分享。因为开启民智,让大家、让这个社会的各个精英阶层都能够意识到这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并且投身到趋势实现过程中,大家一起来共襄盛举。我觉得这对每一个产业主体、每一个社会阶层,对于未来社会的发展都是有价值的。所以做这方面的工作值得。

主持人:好的,基于您的定位,那么您觉得您的未来的方向在哪个地方?

戴浦臣:是这样的,其实我们现在面对未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未来不确定。但是,我们在不确定性中间找到相对确定性,这个就是我们作为一个金融的架构师,或者说作为一个金融科技创新者需要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传统企业家,他们基于原来的商业模式,原来的客户,原来的产品和服务的设计,他已经长到了天花板,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成长空间了。那么面对红海竞争、同行的削价竞争、低层次竞争,这些企业家、从业者都面临一个问题:怎么样寻找新的出路。我觉得以我之前的经验和实践,我希望跟各个传统行业的从业者、企业家,一起来探索、研究、新模式,实现新价值,实践我们的这个数字化转型升级,我认为这个是我的一个设想,也是我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这个定位就是希望大家基于我们这个大会,有机会线上线下、一对多或者多对一都可以,多种方式进行深度的交流,融入到我们这个开源组织体系。

主持人:好的,我们戴总对未来的发展方向非常清晰,那么您作为金盒集团金融资本部总裁,加盟到云创未来成为海马超级专家,您会从哪些方面入手去一起实现云创未来服务中国2000万中国企业做大做强的使命?

戴浦臣: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个也是当下要思考的。从几个方面:

第一,刚才我们介绍海马所,海马所就是一个智库,也是一个教育培训基地。我刚才也说了:就像当初鲁迅先生一开始是学医的,他为什么学医呢?他就是觉得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是因为身体弱,所以他就要学医,要救治中国人的疾病、提高国人体质,甩掉东亚病夫的称呼。但是后来鲁迅发觉中国人弱,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思想的问题。所以鲁迅后来就放下手术刀,拿起笔去写文章,用他的笔去战斗,用他的笔唤醒群众。

同样地,我觉得咱们当下这个环境的数字化转型对于传统企业家来说,教育培训很重要。现在不像3/4年前了,我们的企业家并不是说不想转型,也不是不愿意转,而是不知道怎么转。比如说转型过程中带来的风险/不确定性,没办法评估,那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来做这件事情呢?最好是有一组相关行业有经验的先行者或者说是各个行业的数字化转型的工程师、区块链的工程师来引导。

需要这类NFT元宇宙的引领者,大家共同来为我们的企业家解决他们所关心的这些问题和他们的痛点。这样的一个平台建设,我本来就把它设计成区块链的、开源的、即插即用的、也是可以柔性化的定制的,这样一个开源开放的平台,融入更多的专业的人才、专家及各方面的梦想者和从业者。所以这个平台建立启动起来,它的功能定位,也就让海马所应运而生——作为教育培训讲师专家的培养、输出的平台,这也是我们云创未来和金盒集团金融资本业务最基础工作。

引导企业家、合作伙伴(超级合伙人)认识到数字化(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它的价值,它的趋势。在认识到以后,企业家、合作伙伴(超级合伙人)思考如何结合自身的产业(有可能是做餐饮、做汽配、做医疗大健康),比如做美容康养、医美连锁等等(你自身的行业,你肯定比我更了解更熟悉)。但是呢,如果说你仅仅局限于原有的思路、原有的产品设计、原有的目标客户,这个时候已经碰到了瓶颈,已经没办法再有高速增长和更进一步的上升空间了。那么这时,我们把我们海马所这些专家/软件工程师(区块链、SaaS系统、NFT的创新设计者、人工智能数据算法模型等跨界的开发工程师),把他们组织到我们云创未来平台上来,为这些传统企业的从业者/企业家打开格局、拓展想象空间,碰撞获得最新的思想、最新的创新理念及国际化的视野(包括美国资本市场上最新的技术发展趋势及金融资本变现的途径方案)。这些都是为我们企业从业者赋能,这样做了以后,会有更多的企业家、更多的行业,基于我们的赋能参与到数字经济(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的生态建设中。这样产业链不断扩展,我们就可以重构整个产业的生态:通过我们的云创未来的体系建立全国的超级合伙人协同机制。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我可能影响到我们海马所平台上10个甚至100个专家,这个也许就是我个人直接影响能力的极限了。但是我们可以在上海,把这个服务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资本市场转型升级的这个超级合伙人体系、这个模式打造出来以后,通过云创未来复制到全国各地(比如广州,成都,重庆,还有江西的南昌等等这些地区已经在踊跃申请加入)。

在那个系统里面,把我们云创未来的想法、思路、成功的经验、案例,通过在线的分享和线下的交流融合,复制到全国各地。这样可能每一个人的影响就是1千个人甚至1万个人。这些企业讲师或者专家辅导服务的企业数可能会达到上千上万,这样才会形成一个数字化转型历史趋势,才会形成一个共同往新的产业、新的业态(虚实结合、新的元宇宙生态)转型的过程,实现大家共同富裕。

在过程中,我们通过区块链的分布式的信任机制,建设、重构生产关系(资源的配置方式、生产的组织方式,收益的分配方式)。

那这样是要做到什么状态呢?就是为企业建立一个生物多样性的体系:让有资源的、有资金的、有技能的、有创意的每一个个体(每一个合伙人),只要有一技之长(有资源、有想法、有能量等),都能够在我们的平台上找到组织(找到志同道合协同发展的合作伙伴),把个体的想法能够落地,个体的资源变现,个体能够为整个社会创造价值。这样在这个过程中间个体也获得社会对他自身价值的认可、获得应有的合理的回报。

我觉得做到这样,就是真正能够实现云创未来:帮中国两千万的中小微企业做大做强,为他们赋能,为他们对接资源,为他们提升认知维度,引导他们一起跨向虚实结合的元宇宙的数字化的生态。我们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能够做的工作。以上是我解析对云创未来的定位。

主持人:好的,通过我们云创未来这个体系,建立我们全国的超级合伙人体系,做到人传人,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那么如果对于您现在来说,如果让您给我们现在的企业家一条建议,您会说什么呢?

戴浦臣:其实只有一句话:拥抱数字化。

因为我记得当年互联网+铺天盖地席卷过来的时候,大部分企业家(传统线下的企业家)就会觉得:互联网就是我儿子打游戏、发个电子邮件而已,这个跟我企业生产经营有啥关系呢?

比如我做餐饮的,我就有个夫妻老婆店,就这么个拉面馆吧,我就服务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固定老客户(那些这个地区常住的居民,或者附近办公室officer里面的这些白领),他们每天中午要解决吃饭的问题,他可能一个星期里面至少会想到我这个拉面馆来吃一次拉面,这就是我固有的机会,其他都是不着边际的。我自己做拉面的,互联网发展快慢跟我有啥关系?所以就是错过了互联网+这个行情,这个趋势就错过了。

之前我们说互联网兴起的时候,它是抹平了信息不对称的鸿沟,为快速转型的互联网+的企业带来超额红利。那下一轮的红利是什么?在移动互联网兴起时,移动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的方式。在这样一个浪潮过程中,由于我们传统企业家的认知跟不上,也就是转型的速度跟不上,就又错过了。事后很多人都是什么扼腕叹息,甚至说大腿都拍断了、把肠子都给给悔青了,但那个风口已经过去了,没办法再改变了。

后来马云总结一句话:一开始是看不懂;看懂了以后反而不屑,原来就这么回事情,这么点小儿科的东西;然后最终发觉,这么小的东西怎么会搞得这么大、赚这么多钱,想追已经追不上了。这个就是我们传统企业家的三部曲:看不懂、不屑、追不上。当然那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社会环境下的一些新业态,对于我们当下状态,这个已经是过去式。

当下,我们不希望现在的企业家再犯上次那个三部曲同样的错误。那么以我自己的理解、认知、实践经验,结合对未来的一些风险和趋势的预判,我认为数字化转型是一次经济大周期给予我们的500年一遇的历史性大机会。这个我不是今天才说的,我们当时在2016年/2017年成立同济大学区块链价值互联网创新应用实验室时候,当时我也会奉劝那些一心做山寨币的散户投资者,告诫他们:短期你炒个币是能赚钱,但是在赚钱的同时不要忘记,或者说不要偏离一个主要航道方向。那是什么呢?就是区块链跟产业的结合,这是历史给我们的、500年都难以看到的大机会。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但是我觉得现在至少理解的人会更多一点。在此过程中,大家会问:现在是不是太晚?我觉得不晚,只要方向正确,晚点出发早点出发最终结果差别不大;但是如果方向错误了,那么结果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借用凯文凯利的话就是盛宴还没开始,现在还只是一个序曲。但你现在完全不能按照老套路:不能再去发一个数字山寨币、炒个山寨币,那是骗局、是圈钱,不是这样。而是真真实实地把你自己所从事的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比如我们今天上午去了一个雅兰公司——做美容行业的优秀企业,20多年的历史了。数字化转型是帮助这个优秀的企业建立行业竞争壁垒,聚集精英人才,提升行业精英的认知。我们就会把我们云创未来数字化转型的这些经验、心得、模式、系统

(我们已经成熟的这些操作系统)赋能给雅兰这类传统企业,让他在传统行业的同行竞争的红海竞争过程中脱颖而出,能够寻找到新的、更高维度的竞争优势,然后复制扩张形成整个行业生态的重塑和优化。

所以,我是非常诚恳地,以我多年的心得和认知,苦口婆心、三番五次的劝导在座的每一个企业家:拥抱数字化大趋势。当年有人和你说:互联网+可以把所有传统产业重新做一遍,你没有相信!但是现在我告诉你:数字金融科技/数字化转型,又可以把传统产业再做一遍。你现在是不是会相信?你是不是能够明白我们生活的真谛?就是我们生活中间唯一不变的真理是什么?就是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都在变化!所有事情的重点是要适应、要理解、要跟上社会变化的节奏步伐,你才会更美好。所以这个是我给企业家的建议:拥抱数字化转型!我也是正走在数字转型的道路上,欢迎每个感兴趣的、有疑问的企业家跟我互动,到平台上来交流,来了解、考察、学习、交流都可以,好吗?如果您有心得经验,也欢迎到我们平台来分享给我们其他的合作伙伴(我们其他的超级合伙人体系成员)。

主持人:好的,感谢我们戴总给我们企业家的建议。对大多数企业家来说,肯定非常有干货的意义,那么如果我们想找到我们戴总,那我们需要怎样的渠道来找到您呢?

戴浦臣:好的。其实有几个渠道都可以,第一的话就是最传统线下,现在我们公司已经复工了,我们的位置是在这个陆家嘴东园路18号中国金融信息大厦22楼,大家有兴趣路过可以上来喝茶聊聊天。第二个,也可以关注我们金盒集团的公众号和视频号,我们这个公众号视频号在疫情期间几乎每天都有直播,都会请各种专家来分享,您可以通过我们的公众号视频号来关注,了解动态,与我们互动。第三个就是我的手机号微信同号,我的手机号18914978568,大家可以加我的微信,也可以跟我一对一交流,或者是我们约了一起来参加一些活动,我们这边经常会有线下的活动。还有我们上市的启动会,那就是我们全国各地的合伙人各地不停的在开各种会议(上市公司的辅导会议),包括我们金总赵总,在疫情期间,遵守隔离政策,经过当地的这个防疫政策隔离后,现在都已经解除隔离了,已经是自由之身。现在他们已经活跃在全国各地的我们的合作伙伴会议上,在去服务我们辅导的企业的路上。上次我们金总发了她的行程时刻表,我感觉都是排的满满的:要么就是在路上,要么就是在辅导企业,也挺辛苦。

我们上海陆家嘴金融信息大厦这边已经复工复产,大家可以随时跟我们互动交流,虽然说现在外地到上海不太方便,但是我们也有合伙人在全国各地已经通过线上进行沟通推进业务执行,相关问题大家都可以交流。

主持人:好的,感谢我们戴总接受我们的访谈,那么如果想找到我们戴总的话,大家可以到我们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大厦的22层来拜访,也可以关注我们金盒集团的视频号以及我们的公众号,然后跟我们后台留言,我们都有工作人员会进行处理。对我们戴总讲的知识感兴趣,也可以加一下我们戴总的微信。好的,直播到现在也有一个半小时,最后感谢戴总接受我们的访谈,讲解的非常的精彩,我们海马超级访谈,九问见真章,下周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再见。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教您如何选择学历提升机构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教您如何选择学历提

    2022-06-21 17:30

  •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为您的梦想保驾护航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为您的梦想保驾护航

    2022-06-21 17:30

  •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怎么样?信得过吗?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怎么样?信

    2022-06-21 17:20

  •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助力广大学子更上一层楼

    武汉效信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助力广大学子更上一

    2022-06-21 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