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长江捕获过200斤以上的白鲟,现在和数十万渔民一起登陆

字号+ 作者:新华社 来源:新华社 2020-12-10 22:52

原题:他在长江捕获过200斤以上的白鲟,现在和数十万渔民一起登陆

新华社北京12月10日电(记者王迪、肖林)12月10日,新华每日电信微信号发表了他在长江捕获过200斤白鲣鱼,现在和数十万渔民一起登陆的报道。

65岁的老渔民严正华想念长江鱼的味道。

长江鱼光滑、嫩、肉质牢固,没有河塘鱼的泥臭。

但是,他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拥有滚钩——百个锋利的钢钩串联起来的传统渔具——下江渔业。

去年10月,包括渔网、钩子、6米长的手摇船、10米长的柴油机船等被政府销毁,交换了16万元的补偿金。根据全国政策,严正华所在长江沿岸地区禁渔十年。

严正华来自四川宜宾市江边的新兴村,这里的人一代一代地打鱼。村子靠近盛产鲣鱼的涪溪口,这是黄沙河汇入长江的地方。夏天长江水位上升,江水倒入黄沙河,会带来很多鱼群和追逐鱼群的数十艘渔船。

在以前鱼贩子挤满的涪溪口码头,严正华现在成为签字员,主要负责记录客船的出入时间和清点人数。大多数来自中国甚至海外的游客来自上游4公里的李庄古镇。

严正华的故事折射了中国数十万长江渔民经历的生活变化。今年,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中国对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分类逐步实施渔业禁止,最迟将于2021年1月1日全面实施暂定为期10年的禁止政策。

根据沿江各地的测算,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止捕获,涉及沿江十省市合法持证渔船11。3万多艘,渔民近28万人。

▲2019年11月1日,重庆渔民罗玖明在长江上游重要支流嘉陵江撒网捕鱼。从2020年1月1日零时起,长江流域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包括嘉陵江。

千斤腊子万斤象

涪溪口是长江上游以前丰富渔业资源的缩影。这里盛产鲫鱼、鲤鱼、草鱼、青波、白鲱鱼、黄辣丁、墨鲱鱼、油鱼等。今年年初被宣布灭绝的长江白鲟和极度濒危的中华鲣鱼也是涪溪口的常客。

涪溪口是深水沱,水质好,江面宽,江下有40-50米深的河床。当地渔民表示,涪溪口是大鱼经常出没的地方。严正华年轻时,多次在涪溪口见到海豚般的大鱼。

宜宾渔民之间流传着千斤腊子万斤象的说法。腊子(鱼)和象(鱼)分别指中华鲣鱼和长江白鲟。白鲣鱼是中国最大的淡水鱼类,亲吻部长,像鼻子一样,俗称象鱼。

千斤夸张,严正华说1993年逮捕了200斤以上的重量、7尺长(合同2)。3米)白鲣鱼,必须放两辆牛拉平板车。

很危险啊。那个时候,差点把我全体人员都放进水里。想起那次经验,严正华还心悸。由于这次捕获,当地政府在通往涪溪口的道路上树立了白鲟之乡的招牌。

严正华数了数。包括这个白鲟在内,严正华在40年的渔业生涯中看到了20多条百斤重的大鱼,自己捕过300斤以上的鱼。

这种盛况持续到1990年代。当时,70-80斤的鱼多得多。有一天,严正华运气好,早上渔业赚了七八千元。对于只读小学二年级的他来说,渔业是当时能找到的最赚钱的职业,一年能赚十几万元。

自1982年以来,中国45次白鲣鱼观测记录中最大的是涪溪口发现的。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介绍,今年3月在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中发表的论文,这个白鲟全长3。6米,重200斤,年龄22岁,2003年发现。

这也是世界上最后一次白鲣鱼的观测记录。危险的伟大等人在这篇论文中宣布白鲟灭绝,灭绝时间推测到2005年。

危机伟告诉记者,长江是世界水生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河流之一。

关于水生动物,长江是其他河流无法比拟的。例如,亚马逊河的鱼种类比长江丰富,有豚类,但没有亚冷水性鲣鱼类的美国密西西比河有鲣鱼类,但没有豚类。中国长江是唯一有鲣鱼类的两个科目(白鲣鱼科和鲣鱼科的河流只有长江和密西西比河),还有两种淡水豚类(白豚和长江河豚),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危险伟在回复记者的邮件中写道。

长江淡水鱼资源特别丰富,特有种类繁多,世界上其他河流少。此外,危险伟强调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的价值远不局限于渔业价值。在物种遗传资源、维护长江流域水域生态安全、净化水质和物质能量循环、提供美学、仿生、生物和环境记录等多个方面,长江具有重要、不可估量的价值。

▲2003年1月27日,在四川宜宾主要城市附近的长江岸边,专家正在治疗白鲟。这个白鲣鱼是1982年以来中国45次白鲣鱼观测记录中最大的一只,也是记录的最后一只。张光金摄影

真正的渔民生活:渔舟唱歌晚还是老人和海?

烟草销售日出没有人,只是山水绿。

在中国古代诗人的写作下,渔民的生活多为悠闲、诗意、孤独,甚至透过卓尔的清高。

但在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中,渔业过程中浸润着鲜血和汗水,充满了艰难的危险和对抗,支付生命的代价,渔夫成为悲壮的英雄主义化身。

真正的渔民生活可能在两者之间。

自1976年成为渔民以来,严正华一直坚持用钩子钓鱼。

他把捡来的锈钢丝加工成数百只锋利的钩子,用麻绳串起来,放在接近水底、鱼多的地方。鱼一碰到钩子,就会挣扎,更多的钩子刺入身体,直到最后都逃不掉。钩子适合捕捉2斤以上的大鱼。例如,在水底寻找的鲤鱼、青鱼、鲱鱼等。

与渔网一千日元的价格相比,钩子的成本低,但风险高。当你收到钩子时,鱼一挣扎,绳子就会带着钩子飞起来。我的两根手指被刺穿,得到身体更不行严正华说:这是在血盆里吃饭。

1993年误捕白鲣鱼的经验,他至今记忆犹新。

提起鱼钩时,江水浑浊,但严正华已经感受到这条鱼的力量和大小。还没有提出水面,大鱼已经切断了钩子的主线,绳子只有一有一接。

严正华又兴奋又害怕。主要是害怕伤害人,有点慌张。他不敢使野蛮力量,怕大鱼尾巴翻渔船。他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大鱼拖到家门口的河沟里。

我意识到这是一种珍稀的保护鱼类,他把大鱼拖到河沟后,走了半个小时找到了可以打电话的地方,并通知了政府部门。来自水务局、公安局等多个部门的十几号人赶到,救治了这个白鲣鱼,当天上午弃了。

当然,并非所有渔民的经历都像严正华一样惊险。

56岁的文天国不是天生渔民。他来自宜宾市高县胜天镇德利村,这个地方丘陵地带村附近没有河。文天国的父辈祖没有当过渔民。2007年,在朋友的鼓励下,他成了长江渔民。直到退出渔业,他每周去涪溪口打几次鱼。

让文天国心动的是收入。他在家种地一年只能挣三四千元,渔民头几年一天挣两三百元,也就是说一个月挣的钱超过了种地一年的收成。

刚开始,他技术不熟练,到江边有点害怕。扔烟头进去,一分钟就能漂流20-30米。文天国表现江水的乱急。此外,江中还有漩涡和暗礁。早上去接网,取钩子的时候,天还没亮,看不到水中的状况。

但文天国逐渐克服,习惯了渔民的工作安排。一天的工作从下午开始,他先去山沟挖蚯蚓,穿钩子。根据一米一个钩子的间隔,将几十几百个穿着诱饵的钩子串联到渔网上,在支流河口、河水不太乱的地方上网,被称为拦河网。第二天早上5~6点取钩子,利用空闲时间顺便在船上撒网捕鱼。渔网跟着船走,所以被称为流网。

早上8点,文天国联系餐厅老板,立即开柴油船送到指定地点交货。之后,他必须打扫渔网,补充有洞的东西。因为经常来不及吃像样的早餐,所以他通常在船上准备干粮。

。 到了中午,在船上做饭,通常是炖鱼汤、煮鱼片、酸鱼。休息一会儿,下午又开始了新的工作。

直到2015年入户,文天国和儿子两人都挤在拥挤狭窄的柴油船上过夜。照明靠蜡烛,充电靠充电宝,炒菜靠蜂窝煤,吃喝撒在船上。有时甚至找不到手机信号。

连续多年吃鱼,文天国喜欢长江鱼的味道。江里的鱼肉质量坚实美味,味道上宜宾所在的上游地区的鱼比下游的重庆、武汉、上海更胜一筹。因为当过士兵,在建筑工地工作,文天国去过很多地方。

宜宾的鱼好吃,因为流水比较急,鱼一直在活动,所以鱼的肌肉比较发达,肉肉比较结实。他说明了。

▲这是2020年1月2日拍摄的湖北省宜都市枝町白水港村登陆渔船堆积点(无人机照片),这些回收的渔船集中分解。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电鱼、小指宽渔网孔径和空江水

渔网。

捕鱼丰收不可持续。

从1990年代开始,涪溪口周边的渔业资源明显萎缩,渔业收入比一年差。

严正华认为,这与一些人尽全力捕鱼无关。

1985年,电烤鱼来了。他说,只需要两个电池和一个升压器,就能产生500伏的高压。有人将电线伸到江下,产生的高压能穿透几十米深的江水。一会儿,伴随着嘟嘟这样的电报机声音,30-40平方米的江面上满是死鱼。

犯罪,全部死亡,多为小鱼。严正华回忆起自己亲眼看到的电鱼场景。

驱动电鱼行为是暴利和监督措施的不足。据文天国介绍,电鱼一次可以得到50~60斤的鱼,近年来渔民一天只打2~3斤的鱼。

长江江面宽,跨度大,监督存在问题。如果有人报案,听到船的声音,电鱼逃走了。文天国说。那个时候即使被逮捕了,违法者也会被罚款,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工作。

因为赚不到钱,鼓励文天国入行的渔民朋友没做几年就转行了。

两三斤鱼一天赚几十元,柴油开支不够。文天国说。

夏天的涨水还会带来收获,但渔民收获的不是从长江倒入小溪流的野生鱼,而是从附近的池塘里倒下的鱼。据文天国介绍,长江的鱼看起来光滑,鱼鳞整齐,池塘的鱼鳞粗糙,渔民一目了然。

鱼越少,渔业手段就越强。严正华说,以前当地渔网孔径四指宽,2016年以后渔网孔径只剩下小指宽。

之后,严正华经常一周半没收粒子。

后来有点灰心,不能这样下去。严正华说,如果没有禁渔令,长江很快就会留下空河。

栖息地丧失、水域污染、酷捕鱼被认为是长江渔业资源枯竭的主要原因。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危险伟认为,长江水域生态环境在过去40年间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

首先,长江水系结构发生了显着变化。1980-2020年间长江干、支流水电站建设使长江上游成为水库群,激流环境消失,鱼群栖息地碎片化和水文环境变化。其二,由于长江沿岸城市化、航运等原因,河滨湖滨消落区大面积减少或被侵占,水生生物栖息地大幅减少或消失。其三,城市生活生产污水和农业化肥农药造成长江水污染。

长江流域水域上述变化,导致水生生物栖息地丧失,再加上过度捕捞和非法捕捞,导致水生生物资源下降,物种濒危或灭绝。危险伟告诉记者。

危起伟参与农业农村部专项资金支持的2017-2020年长江渔业资源和环境调查。调查显示,长江本土鱼类中四分之一的种类在网格式调查中没有被收集到。其中包括可能灭绝的白鲟、鲫鱼。另外,120多种鱼类处于濒危状态,需要采取应急保护行动。

变革:有人读过去,有人向未来

发展。

在2019年底正式退出渔业之前,文天国参加了几次当地组织的动员会议。关于会议上介绍的无鱼可打的事实,虽然没有异议,但上了年纪的渔民还是担心退出后的安排。

许多人家十几年没有耕地,土地荒废了。像我们这样的年龄,厂打工也不需要。文天国说。

当地政府提供了电工、养殖等不同类别的免费技能训练,还举办了许多渔民集团的特别招聘会,提供了公益性岗位。

文天国现在是小区的保安,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说心里话,现在心里还是平静下来了,每个月的时间到了工资就下来了。虽然收入不如渔业收入最高的几年,但文天国认为现在收入更稳定,辛苦。转型的这一年,他养了几盆花。

25岁的儿子成为马达工厂的工人,加班的话每月可以得到5000-6000元。

。 以前他跟着我打鱼,自己没有收入,钱由我管理。现在他自己开支,很高兴。文天国说。

提交渔船渔具后,文天国一次获得14万元补偿。此外,你还可以在一年的过渡期内获得每月2000元的补贴。以这笔补偿金为首付,文天国买了80平方米、二手马达工厂员工宿舍,在长江边,与涪溪口岸相望。

宜宾市翠屏区新兴村村民黄刚仍怀念过去江边打鱼的日子。他认为打鱼赚钱很容易。

今天即使没有钱,打一夜鱼,也可以随便卖两三百元。

黄刚用补偿金在宜宾郊外开了餐馆。也许是因为位置偏僻,生意不太理想。餐厅的装修非常简陋,秃顶的墙面贴着农村常见的国庆阅兵主题日历。

37岁的黄刚只读小学二年级,他至今连涪溪口这个地名都写不出来。

严正华和文天国一样,认为渔业生存的道路已经结束。即使禁渔政策没有出台,早晚也有变革的日子。

捕鱼摸虾,不能做大生意,也不能长久。反对的人们,没有看到趋势,也许今后鱼不能打。

严正华的父亲和爷爷都是摆渡人。他自己大半辈子都是渔民。他很高兴儿子终于离开了大江的怀抱,在遥远的广州开设了一些英语教育学校。

严正华决不允许儿子钓鱼,怕儿子钓鱼耽误学业。没有文化的人吃亏,做什么工作,做什么都吃亏。严正华说。

渔民的生活变革并不容易。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2019年的调查报告显示,一半以上的长江渔民年龄超过50岁,大部分只有小学和中学文化水平。一般选择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最低标准,退休时只能领80-120元养老金。

渔民顺利转型的最大难点在于生计的恢复和重建,其次是渔民搬迁安排妥当,第三是社会融入和社会经济的整合。解决问题需要组合拳,走多样化、复合型移民配置的道路。河海大学中国移民研究中心主任施国庆节教授说。

农业农村部此前表示,有条件的地区应立即参考被征收的农民标准,将退休渔民纳入社会保障的具体政策措施,通过各种措施确保每个退休渔民家庭至少有一人实现就业。

目前,各地政府积极组织退捕渔民建立水产养殖、休闲农业合作社,提供免费职业技能培训,建立公益性岗位,开拓渔民就业渠道,努力解决退捕后的生计问题。

严正华说,10年后开江的话,他也不能动鱼了,希望那个时候能吃长江鱼。

现在涪溪口码头,他总是高兴地看到,曾经沉默的江面上鱼跃出水面,掀起波澜。

再过两年,变化可能会更大。严正华说。(结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长江口两船碰撞一船翻扣:目前已救起11人,其中3人无生命体征

    长江口两船碰撞一船翻扣:目前已救起11人,其中

    2020-12-14 12:14

  • 【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高质量发展】江西九江:“候鸟经济”唱响生态富民之歌

    【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高质量发展】江西九江:“

    2020-11-18 18:47

  • 【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高质量发展】丽江永胜:程海生态持续向好 全域旅游发展恰逢其时

    【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高质量发展】丽江永胜:程

    2020-11-18 14:47

  • 【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高质量发展】走进长江上游的“清洁卫士” 涪陵泽胜水上洗舱基地

    【共舞长江经济带·看高质量发展】走进长江上游

    2020-11-10 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