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念我最爱的妻子和女儿

字号+ 作者:木林森 来源:东讯网 2021-07-26 17:54

  距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一年的十一月二十一日,我的妻女罹难已超半载。亲友问:“先生可曾为妻女写一点什么吗?”我说“没有”。他们认真对我说,“先生还是写一点罢,以作为她们的记念”。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妻女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御用口舌阴险的论调,当权者的冷漠推诿,施害者的逍遥法外,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权贵勾结、鱼肉乡民、下劣凶残到这等地步。善良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更何至于无端在闹市中喋血呢?然而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们自己的尸骸。一辆非法改装无准运证,为粤水电承建的罗定市文化广场项目运泥的渣土车,在上下班高峰期毫不减速转入其禁行的文明样板路,在碰倒她们后,毫不留情地加速碾向她们。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破裂、肝胆涂地、脑浆迸裂!

  但罗官府就有令,说她们是“该死”!

  但接着就有御用口舌发言,说她们是自寻死路。

  粤水电说,罗定市委市政府没有要求他们泥头车需要办证,需要规定行车线路,需要固定行车时间。真的很无辜,很天真的样子,让人无言以对。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抗争,全都无声无息消失于一潭死水中去!沉重铁幕,我还有什么话能说呢?我懂得平民百姓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当挚爱的妻女葬身于文明人所发明的车轮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当地屠戮妇幼的伟绩,警员惩治家属的武功,权豪们狼吞虎噬这带血的盛宴,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这些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

  我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地的当权者、资本者竟会这样地凶残、冷漠;一是宣传口舌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二千多万的民意在当地的执政者眼中竟如此的无用,更多的是,民众的善意变成饕餮们的人肉筳席!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而天地,将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我最爱的妻子和女儿!

  陈杰明

  七月二十三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最近疯狂喜爱的洗发水推荐

    最近疯狂喜爱的洗发水推荐

    2021-05-19 15:19

  • 油头少女不得不爱的氨基酸洗发水

    油头少女不得不爱的氨基酸洗发水

    2021-04-08 16:46

  • 油头少女不得不爱的氨基酸洗发水

    油头少女不得不爱的氨基酸洗发水

    2021-04-08 16:40

  • ​油头少女不得不爱的氨基酸洗发水

    ​油头少女不得不爱的氨基酸洗发水

    2021-03-18 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