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跑同性社交第一股,Blued海外“躺赢”尚需时日

字号+ 作者:时代周报 来源:时代周报 2020-06-17 20:03

原标题:抢跑同性社交第一股,Blued海外“躺赢”尚需时日

来源:Blued官网

6月16日,国内最大LGBTQ社区Blued母公司蓝城兄弟向SEC递交招股书,股票代码为“BLCT”,预计募资5000万美元。此次募资将用于包括营销宣传等在内的业务扩张,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研发、日常运营以及潜在的战略收购、投资和联盟合作等。

LGBTQ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跨性别者(Transgender)、酷儿(Queer)等性少数群体的统称。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2018年全球在线LGBTQ市场规模为2615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5804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7.3%。

Blued正是这一市场的深度参与者。倘若和全球最大同性交友应用Grindr进行比较,扎根中国的Blued,以Grindr 60%的用户量创下其1.6倍的估值。但过于依赖直播的商业模式,或者也会阻碍其未来在海外市场的扩张。

同时,Grindr在昆仑万维完成股权交割后,也已经重启上市计划。伴随着“同性社交第一股”的争夺,二者或许会迎来新的交锋。

商业模式类似陌陌,新京报曾入股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Blued在全球有超过4900万注册用户,覆盖21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600万月活用户中,海外月活用户数占比超49%。其平均MAU和平均DAU分别是国内同行业第二名的6倍和近7倍。

营收方面,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达7.59亿元,较2018年5.01亿元同比增长51.4%,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达2.07亿元,同比增42.8%。

来源:Blued招股书

目前Blued仍未实现盈利,但亏损有所收窄。其在2018 年、2019年净亏损为9020万元和5290万元,净亏损率分别为18%、7%,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调整后净亏损进一步收窄至760万元,净亏损率仅3.7%。

来源:Blued招股书

直播服务是Blued的第一大营收来源。2018、2019 年其直播收入分别为4.6亿元、6.7亿元,分别占总营收91.3%、88.5%。根据招股书,Blued的直播服务付费用户,从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约13.7万,增加到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17.8万。

除直播服务外,蓝城兄弟业务还包括会员服务、广告服务、其他收入,其中会员服务收入增长较为亮眼。2019年第一季度,Blued开始向用户提供次付费功能的服务,收入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306万,增长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1501.3万元,涨幅为390%。

广告服务板块,Blued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494.7万元,增长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559.6万元,同比增13.1%。而其他收入中,包含健康、家庭计划相关商品销售和服务的Blue City,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109.4万元,增长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722.1万元,涨幅560%。

来源:Blued招股书

可以看出,Blued的商业模式与陌生人社交应用陌陌十分相似。2016年起开展的直播业务,助推陌陌营收从2016年的26亿元飙升到2019年的124.5亿元,增长近5倍。其中,直播收入占比始终徘徊在70%上下。

自2013年以来,Blued共获得7轮投资,融资额近10亿人民币,融资方包括清流资本、顺为资本、鼎晖资本、DCM、Ventech Chin等。其中,Blued曾于2017年2月,接受来自山水从容传媒的战略投资,该机构两大实际控股人之一正是新京报。国有资本和媒体机构的加持,一度引发业内关注。

从股东资料看,蓝城兄弟传媒持股比例为37%(持股方为蓝城兄弟管理层),顺为资本持股12.3%,为第二大股东。此外,鼎晖投资持股9.4%,天泽金牛持股7.6%,清流资本持股5.7%,新程资本持股5.1%、嘉御资本持股4.4%。

早期创业经历曲折

Blued的前身是名为“淡蓝色的回忆”的同性社区网站,亦被称作“淡蓝网”。创始人耿乐出生地在秦皇岛,曾是当地一名公安干警,记忆中海和天的颜色,正是“淡蓝”名称的由来。

早在2000年,淡蓝网以网页论坛的形式上线,彼时中国互联网刚刚普及,距离移动互联网社交兴起还有10年。从辈分上讲,Blued是大多数社交软件的前辈,但由于服务群体的特殊性,Blued也一度面临比一般社交软件更大的生存风险。

2008年之前,淡蓝网仅仅是一个属于同性恋群体的论坛,用户在网站上分享自己的故事和心情感悟,创始人耿乐则会转载一些国外LGBT群体的新闻鼓励用户。

据耿乐自述,早期淡蓝网经常被人举报,网站服务器每年都被关停两三次。靠着投放广告,淡蓝网每个月可以获得2~3万人民币的收入,但创业团队不得不带着服务器“流窜”于全国各地。

这样的状况在2008年才得到改善,彼时耿乐几个朋友患上了艾滋病,这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决心将网站向防治艾滋病的公益网站转型。

而艾滋病的防疫控制一直是我国疾病防治的重要课题,男同性恋群体更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耿乐在2008年成立淡蓝公益,与各地的疾病控制中心展开合作,向淡蓝网的用户群体宣传疾病的相关知识,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并向有需要的用户提供疾病监测及治疗途径。

这样的转变,赋予了淡蓝网存在的正当性。2012年11月26日,世界艾滋病日的前5天,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耿乐以防艾滋病民间组织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并得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接见。

和Grindr抢跑同性社交第一股

就在Blued递交招股书的几天前,Blued海外对标公司,全球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同性社交应用Grindr完成了股权交割。

2020年6月12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将持有的Grindr股权转让给与San Vicente,交易对价为44亿元人民币,至此不再持有Grindr的股权。在一系列数据安全争议下,原本计划分拆上市的Grindr,在关键时刻遭遇了滑铁卢。

上线于2009年3月的Grindr在全球近200个国家拥有超过8000万注册用户,月活用户高达1000万(2018年统计数据),是全球最大的同性社交APP。公司在无外来资金注入及市场开销的情况下,2012年到2014年分别实现营收1740.37万美元、2468.87万美元、3174.48万美元,占美国同类型市场份额第一。

这样一家独立成长的“小而美“公司,一度被中国游戏公司收入麾下。2016年1月,昆仑万维斥资9300万美元,购买Grindr股东Grindr Holding Company所持有的61.53%股份。

2017年5月22日,昆仑万维出资1.52亿美元收购Grindr剩余38.47%股权,Grindr业务规模也稳步扩大,收入由2015年的4000万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8642万美元。从最新的营收数据看,2019年前三季度Grindr扭亏为盈,录得人民币1.6亿元营收,实现大幅增长

彼时,Blued创始人耿乐曾表示,Grindr被中国公司收购,对于Blued是一个利好消息,说明公司未来,除了在美国上市,也可以在中国资本市场向好的情况下,转向国内上市。

不过,在昆仑万维谋求Grindr独立分拆上市的关键时刻,却遭到了财政部和司法部代表的美国政府(CMA)的阻碍。

2019年5月,昆仑万维、Grindr与CMA签署协议约定,昆仑万维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100%的股权。另外,Grindr应停止在中国境内的所有运营事项,且不得雇佣、委任或聘用Grindr 之前从未聘用的任何昆仑及其关联方人员。

在昆仑万维与CFIUS达成协议,同意出售Grindr全部股权后,2019年7月30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由于CMA不再反对,Grindr相关上市工作也将重启。

Grindr痛失上市时机,让Blued抢跑全球同性交友第一股成功。

如今,尽管注册用户数仅为Grindr的60%左右,Blued去年的最新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左右(据2019年8月媒体报道),远超Grindr的44亿元人民币,约为后者的1.6倍。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时代财经表示,Blued的高估值有其合理之处。中国人口总数和LGBT群体规模都远大于美国,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也要比美国成熟。此外,Grindr之前曾被美国相关部门施压要求脱离昆仑万维,影响了估值;而中概股的估值很大程度受内地背景资金影响,所以Blued估值的市场化程度也低于Grindr。

此外,时代财经注意到,Grindr与Blued二者商业模式亦有较大区别,Grindr有将近70%的营收来自会员付费,20%营收来自广告,而Blued约90%营收来自直播。

不过,Blued商业模式在海外市场是否可以持续,还是一个问号。目前Blued的600万月活用户中,海外月活用户数占比超过49%。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以2019年的平均MAU统计,Blued已成为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最大的在线LGBTQ社区。

但同时,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一季度总收入中,仅有3.4%、6.6%和9.9%是由中国以外的用户贡献的,Blued海外营收贡献较少;Blued表示,未来将继续推出多样化的服务,以满足海外用户的不同需求。

耿乐曾指出,Grindr广告收入占比达到25%,而Blued的服务是免费的,因而Blued的出海计划会对Grindr产生威胁。对于Grindr未来是否会加入本土市场竞争,耿乐则表示并不担心,因为Grindr的团队都是美国人,从Grindr在日本、韩国、印尼、泰国等的发展来看,想进入亚洲市场仍存在很大困难。

不过,根据目前Blued海外营收来看,其商业模式似乎未得到用户认可,Blued在海外市场能走多远,也仍未可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团点评市值突破1万亿港元 为中国第三大上市互联网企业

    美团点评市值突破1万亿港元 为中国第三大上市互

    2020-06-16 16:01

  • 欧美两大外卖平台合并:Grubhub作价73亿美元 Uber错过机会

    欧美两大外卖平台合并:Grubhub作价73亿美元 Ube

    2020-06-12 10:03

  • 猎豹移动Q1营收同比下滑,不指望机器人业务短期产生可观收入

    猎豹移动Q1营收同比下滑,不指望机器人业务短期

    2020-06-11 06:00

  • 从内容增长到生态建设,趣头条营收逆势增长,距离盈利只有一步之遥

    从内容增长到生态建设,趣头条营收逆势增长,

    2020-06-10 20:04